您现在的位置: 火星网 > 经验频道 > 理论知识 > 基础 > 专访:怪兽大片《狂暴巨兽》主创
  • 专访:怪兽大片《狂暴巨兽》主创
  • 使用软件: After Effects 点击: 2385
  • 选择: \ \
  • 发布时间:2018-04-20
  •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美国科幻片《狂暴巨兽》在中国刚刚公映,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中国内地收入票房逼近4亿元大关,属于旺收的态势。这次男主角道恩·强森2018年第二部在中国公映的商业大片,前作《勇敢者游戏:决战丛林》在年初就有不错的表现。


《狂暴巨兽》改编自1980年代美国热门的电子游戏,影片的导演布拉德·佩顿也是道恩·强森的老搭档了,他俩合作的《末日崩塌》《地心历险记2》都曾引进到内地市场,票房表现不俗。这次的《狂暴巨兽》可能会创下布拉德·佩顿和道恩·强森合作影片的票房纪录,这不仅仅是因为内地市场每一年都在扩张的市场空间,也是因为《狂暴巨兽》主打的怪兽与科幻主题很符合内地观众的口味,加上影片震撼的特效场面,热卖是可以理解的。


对于这部根据游戏改编的电影,主创们又有什么创作心得与大家分享,巨石强森在采访中说游戏改编电影不会成为新潮流,这是为何?对于第三次合作,导演布拉德·佩顿和主演道恩·强森又有什么感想,导演本人居然特别喜欢漫威电影,并且主动请缨要执导?既然有这么多有趣的内容,那我们还等什么?一起来听听主创们的畅聊——


《狂暴巨兽》主创专访


道恩·强森:游戏改编电影不会成为潮流



游戏原作本身没什么剧情,但你们把故事聚焦在戴维斯和乔治之间的感情上,能不能谈谈这个设定?


道恩·强森:把这款游戏改编成电影的挑战,在于游戏里根本没什么剧情,就是怪兽拆房子,这样拍出来,对于某些人来说也许很好玩,但我想要一个合情合理的故事,我们设定了一种全新的科技,但影片的中心是我和这只猩猩的友情,有了这个故事锚点,整部电影就水到渠成,因为它给了我一个动机,我一定要拯救我最好的朋友,另外我也是一个动物爱好者,我也知道很多人喜欢动物和宠物,当它们受到伤害时,会激起人们心中的愤怒,所以我很满意这个故事。


这是你和导演布拉德佩顿的第三次合作,是什么让你一次又一次和他合作?


道恩·强森:他很喜欢电影,我知道这么说有点废话,导演当然喜欢电影,但布拉德受到某类电影影响很深,八九十年代的斯皮尔伯格,詹姆斯·卡梅隆,那些感情丰富的动作大片,《侏罗纪公园》《终结者2》之类的电影,我很喜欢布拉德这一点,像《末日崩塌》《狂暴巨兽》这样的电影,既有震撼眼球的大场面,又有动人的情感,有欢笑,也有泪水,我觉得布拉德佩顿是这类电影的完美人选。


道恩·强森和娜奥米·哈里斯


你们在八十年代玩过这款游戏吗?


娜奥米·哈里斯:我没有


道恩·强森:她没玩过,但我经常玩,因为当时她在上学,而我没有,我很喜欢这款游戏,所以机会出现时,我就想,我很喜欢这款游戏,我很想看看它能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因为游戏根本没有剧情可言,只有怪兽大闹城市,但我相信我们可以写出一个精彩有趣的故事,所以我玩过这款游戏,也是游戏的大粉丝,所以就有了这部电影。


1980年代的游戏《狂暴巨兽》的画面,确实很狂暴


最近出现了很多游戏改编电影,像《勇敢者游戏》《古墓丽影》《玩家一号》,你觉得游戏改编电影是否会代替漫画、小说改编电影,成为一种新潮流?


道恩·强森:不,我不觉得游戏会代替漫画或者小说这类原著,漫画呈现了一个充满想象的世界,我觉得游戏……可能在未来能够实现,但我不确定,我是个漫画迷、小说迷,我喜欢它们的真实感,但我相信随着游戏技术的发展,剧情会越来越复杂,现在对游戏的投资越来越大,我觉得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就做的非常好。


那么在《狂暴巨兽》中拍绿幕戏是什么感觉?


道恩·强森:干摔角这一行,我们就是靠和对手互动、表演来赚钱,但拍绿幕戏完全是两码事,因为你没有互动的对象,这很难习惯,你要摸索出一套表演方法,这需要时间来积淀。


你们在本片中负责拯救世界,未来有没有考虑演反派?


道恩·强森:我很乐意扮演女反派,哈哈,我很乐意演反派,很多反派塑造得好的话都很酷,我一直喜欢演很酷的角色。


导演布拉德:我很想执导漫威电影


导演布拉德·佩顿和女友出席《狂暴巨兽》中国首映礼


要把游戏改编成电影并不容易,但这款游戏并没有太多剧情,这有没有给你更多的创作自由?


布拉德·佩顿:是的,他们刚开始 说要把《狂暴》拍成电影时,我也和其他人一样不解,因为这好像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现在回头去看,这款游戏没有复杂的故事体系和高辨识度的角色,反而是件好事,当然我们有三只巨兽,那也是我对游戏原作的直接致敬,鳄鱼,原作中是蜥蜴,狼还有猩猩,但我答应接拍这部影片,是因为我们有很多原创性的东西,强森和我特别关注一些前所未见的元素,从未有过的影院体验,这就是一个沙盒,我们可以在里面任意发挥。


这也是我接拍本片的主要原因,因为我有极大的创作自由,可以做很多从没做过的事情,比如去芝加哥,和动作捕捉演员合作,一开始我们心里没底,这游戏根本没剧情,但渐渐你意识到,我有很多创作自由,我想讲什么故事都可以,我可以让整部电影聚焦戴维斯和乔治之间的友情,所以这其实是件好事。


《狂暴巨兽》的主创们出席影片的中国首映礼


片中也有很多为原作游戏迷准备的彩蛋,能不能谈谈这个?


布拉德·佩顿:我做了红衣女郎(游戏原作中的角色)的彩蛋,这个彩蛋我非加不可,观众还可以留心看布雷特和克莱尔的办公室,他们办公室里也有个彩蛋,还有一个镜头,因为我不想吓到小孩子,也不想让观众讨厌乔治,我让乔治打烂一座建筑,掏出一个人并且把他吃了,但那是在背景里面,这款游戏很怀旧,我之前也说过,我不是一个怀旧的人。


这款游戏很怀旧,但我记得小时候玩过这个游戏,所以如果你玩过这款游戏,我希望你在看电影的时候会看到你熟悉的元素,但我也不想疏远不了解这款游戏的人,所以我两头都要照顾,如果你喜欢这款游戏,我会满足你,如果你不知道这款游戏,我也会满足你。


本片改编自同名游戏,你自己玩过这款游戏吗?


布拉德·佩顿:玩过,绝对玩过,我是在加拿大的一个小镇里长大,我经常在商场里泡街机厅,我很喜欢玩《NBA篮球》,,也会玩《狂暴巨兽》。答应接拍本片后,我本人就是个游戏迷,家里有Xbox One,好几台Xbox One,有一台我是随身携带的,然后我买了Xbox版的《狂暴巨兽》玩,我要确保满足游戏粉丝的需要,确保电影中有足够的游戏元素。所以在准备这部影片时,我又重新玩起了这款游戏,确保不要漏掉什么东西。


除了游戏中标志性的三头巨兽,你在片中还加入了哪些游戏元素?


布拉德·佩顿:这个游戏其实就是三只怪兽摧毁城市,这个我拍出来了,我拍了三只怪兽摧毁城市,而且游戏的基调很轻松,并没有一本正经,所以我也加入了很多幽默元素。


比如乔治竖中指?


布拉德·佩顿:乔治竖中指,我不会剧透它做了什么,反正它是个熊孩子,游戏里倒没有这个,但红衣女郎是从游戏里来的,在游戏中,乔治打烂房子后,有时你会看到一个红衣女郎,然后乔治会把她吃了,这就是最大的彩蛋,在我看来,这是本片中最重要的彩蛋,所以这也是从游戏里来的。最主要还是还原游戏的感觉,还原这种肆无忌惮的基调。


最近出现了很多游戏改编电影,像《勇敢者游戏》《玩家一号》,你觉得游戏改编电影是否会代替漫画改编电影,成为一种新潮流?


布拉德·佩顿:一直有个说法叫“游戏改编电影的诅咒”,很显然我们已经打破了这个诅咒,哈哈哈,希望如此吧,我很喜欢游戏,希望看到更多游戏改编成电影,我也喜欢漫画,所以我完全不反对漫改片,我从小就是X战警的死忠,还会收集漫威卡,我家里真的有四千多本漫威漫画,我是个漫威粉,我也有《超人》《蝙蝠侠》之类的DC漫画,但我最喜欢的还是X战警,来者不拒,所以任何改编电影我都接受。


电子游戏的沉浸感很强,作为一名玩家,像《荒野大镖客》《全境封锁》这些游戏我都很喜欢,我也很想看到它们被改编成电影,但这些游戏代入感太强,而且非常复杂,世界设定非常丰富,角色很有辨识度,要想编出一个电影剧本,既忠实原作,又超越原作,这是很有挑战新的,这和改编漫画不一样,改编漫画有点像改编小说,但游戏的代入感太强了,所以这是一大挑战,但如果这些游戏能改编成电影,我一定会支持,绝对会去看。


要你拍一部漫画改编电影的话,你会选哪部漫画?


布拉德·佩顿:很简单,如果是DC,我会毫不犹豫选择《超人》,因为我爱超人,我不是因为他是完美人设才喜欢他,我喜欢超人,是因为露易丝并不知道克拉克·肯特是超人,这种单恋真的很揪心,很动人。


如果是漫威,叫我拍什么都可以,因为我喜欢漫威,漫威的漫画我什么都看,像《斗篷与匕首》,走抽象路线的漫威漫画,我全都收藏,最主要是《X战警》,以及《X战警》中的任何角色,我有第11卷的《X战警》,我有所有角色首次登场的漫画,罗刹女、牌王、暴风女、幻影猫,我十年来的所有积蓄都花在收集漫威漫画和《X战警》漫画上了,所以这就是我想拍的东西。


漫改片和游戏改编电影是现在的潮流,你接拍《狂暴巨兽》是否也是因为你知道观众会喜欢这种电影?


布拉德·佩顿:我是一个直觉型导演,我相信我的直觉,作为这款游戏的粉丝,我相信我能把它改编成电影,满足双方观众,如果你不知道这款游戏,我可以给你一部好电影,如果你了解这款游戏,我可以给你一部致敬这款游戏的电影,以及一些彩蛋。


归根结底,最让我期待的还是两件事情,首先是能和强森三度合作,其次我有很多创作自由,我可以做我从没有做过的事情,动作捕捉,本片片尾25分钟的内容非常震撼,超越了我拍过的任何动作场面,还有喜剧元素,以及戴维斯和乔治之间的感情,这一切都让我充满期待,因为作为导演我可以有极大的创作自由,


这是你和强森的三度合作,他给这样的电影带来了什么?你和他在戏里戏外的关系如何?


布拉德·佩顿:他能给这样的电影注入一切,他就像个真正的超级英雄,也很有总裁气质,有幸和强森合作,你能得到最完美的体验,这是我最欣赏他的地方,他不只是个动作英雄,他还有幽默感,有爱心,无所不包。


和他合作《末日崩塌》时,我就想呈现这一切,但那部电影不能太乱来,它的基调还是比较严肃的,但在这部影片中,我们放开手脚,追求极致的奇观,拍出一部强森大片,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们在戏里戏外的关系是一样的,互相尊重,也经常交流想法,讨论下一步要怎么做,如何做到更好,他给了我很多启发,认识他是我的幸运,和他合作真的很棒。


娜奥米·哈里斯:拍摄绿幕时,要相信这个想象的世界


娜奥米·哈里斯


你的角色在片中和戴维斯同样重要,可以说没有你的帮助,强森也不能成功,这样的角色设定对你来说有何意义?


娜奥米·哈里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在很多动作片中,女性总是一个陪衬,被牵着鼻子走,但凯特在推动剧情的发展,这点很重要,对于很多年轻女孩来说,这是一个重要讯息,对成年女性观众也是一样,所以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娜奥米,你说你从来没有拍摄过绿幕戏,那之前的《天幕危机》和《加勒比海盗》也没有吗?


娜奥米·哈里斯:《加勒比海盗》中有一场绿幕戏,但我只需要站在那儿,剩下的都是特效部门的工作,我并不需要做任何互动,在《天幕危机》和《幽灵党》中并没有绿幕,全都是实拍,在真实场景下互动,火车从你身边经过,跟着火车赛跑,这些真的很简单,但绿幕戏可就难多了,因为你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你是对着空气在演戏,所以我很佩服强森,他有很多绿幕戏要演。


那么在《狂暴巨兽》中拍绿幕戏是什么感觉?


娜奥米·哈里斯:非常困难,说实话,一开始我演的很辛苦,幸运的是强森给了我很多帮助,他告诉我怎么做,并且一直给我指导,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我学到最重要的就是投入,全身心投入其中,相信这个想象的世界。


《狂暴巨兽》女主角娜奥米·哈里斯在中国首映礼上和粉丝合影


游戏原作并没有剧情,我很喜欢你们把影片焦点放在了戴维斯和乔治之间的友情上,能不能谈谈这点?


娜奥米·哈里斯:我们原以为是要对着一个网球,或者一个猩猩头表演,但布拉德说不不不,我们要的是一个演员,于是我们有一位叫杰森·莱尔的演员来演乔治,你在银幕上看到的所有情感、幽默,都是杰森演出来的,他工作非常投入,表演非常好,这个故事如此动人正是因为有杰森,他是这部影片的无名英雄。


和强森合作是什么感觉?


娜奥米·哈里斯:非常棒,他最厉害的地方在于,我从没见过哪个演员能如此了解观众,在拍摄一场戏的时候,他会说,不不不,我们不能这么拍,否则观众不会喜欢,他们喜欢这样,这才是观众在这一刻想看的东西,他非常了解观众的想法,所以他才是全球头号明星,因为他懂观众,我从来没见过其他演员能做到这点,谁会在片场想这些?但他很懂行,所以观众喜欢他、尊敬他,就像他喜欢和尊敬观众一样。


布拉德佩顿已经和道恩强森有过多次合作,和布拉德合作是什么感觉?


娜奥米·哈里斯: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因为整个故事都在布拉德的头脑中,他画了很多特别酷的画,并且拿给我们看,告诉我们这就是电影的效果,但我们并不清楚电影拍成了什么样,直到我们看到成片,这时我才说,哦,原来他当时是在拍这个!我觉得他是个天才,热情澎湃,活力十足,而且他人特别好,整个电影就是一次刺激有趣的冒险,他希望我们在拍摄过程中也是这种感觉。


杰弗里·迪恩·摩根:这是我拍过规模最大的电影


杰弗里·迪恩·摩根,他出演《行尸走肉》里的尼根而被影迷熟悉


我很喜欢你的角色,他非常有特色,说话走路都很有个性,这是剧本设定还是你自己的发挥?


杰弗里·迪恩·摩根:两者都有吧,布拉德对这个角色有详尽的设计,包括他的皮带扣,但他走路的姿势是我想出来的,我觉得要把这个角色演活,一定要让他富有自信,如果你要和道恩强森这种人对峙,如果你没有底气,那是不行的,如果你不是一个有底气的角色,你是没法和他对峙的,所以他必须有一种不可一世的感觉。


我在正式开拍前就想好了,因为剧本中就有拉塞尔对峙戴维斯,我已经知道戴维斯长得多彪,那我要怎么才能演好呢?布拉德让我们自行发挥,幸运的是,强森和我一见面很有化学反应,你在电影里也看得出来。


说到化学反应,拉塞尔第一次见到戴维斯时,虽然两人站在对立阵营,但他已经感觉到这可能是个潜在的伙伴,而且对他有一定的尊敬,能不能谈谈这个?


杰弗里·迪恩·摩根:你可以看出他提前了解过戴维斯的生平资料,戴维斯的过去可能和拉塞尔非常相近,不管拉塞尔做了什么,让他进入到OGA,可能和戴维斯是一样的,而且我们确实看到他们的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喜欢动物,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在飞机上戴维斯会救拉塞尔的命,所以我们建立了信任,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布拉德和强森是一个非常棒的组合,参与他们的团队拍摄这样一部大片是什么感觉?


杰弗里·迪恩·摩根:很神奇,我也拍过一些大片,但论规模和特效场面都比不上这一部,这样的电影还是第一次,我不知道还有谁比他们更适合拍这类电影,他们也证明这确实是他俩的强项,整个拍摄过程中,我就看着他们互相交流,研究拍摄,我也会参与他们的对话,和他们达成默契,我很快就融进了他们,但你可以看出他们彼此相爱,享受合作,我只想参一脚进去。


经常听演员说演反派比演好人更有意思,我感觉你也拍得很开心,是这样吗?


玛琳·阿克曼:确实是这样,演反派太好玩了,有种解放的感觉,因为扮演反派的时候,你不需要在乎别人,不需要掩饰自我,这个角色尤其如此,她非常强势,当你不需要考虑他人的感受时,感觉真是太爽了,什么都不用管,但我不是这种人,但这个角色演起来确实很好玩,摸索这个角色的性格与故事也很有趣。


她在片中让人恨得咬牙切齿,但她身上有没有什么让你钦佩的地方?


玛琳·阿克曼:我喜欢她身上的冲劲,人有冲劲是很好的,但她冲过了头,有一点点,她选错了方向,她的目标太不正常了,制作她自己都控制不了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好像不太明智,但我确实欣赏有冲劲的人


要演好一个角色,你一定要在他身上找到你欣赏的特点吗?


玛琳·阿克曼:不一定,你不一定要喜欢你的角色,你也可以演一个糟糕透顶的角色, 话虽如此,但你总要对角色有一份好奇,因为我大学学的是心理学,所以我总是会想进入角色的内心,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只要你有好奇心就可以。


你对游戏原作熟不熟悉?当服装部门给你那套红裙时,你知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玛琳·阿克曼:我并不知道有什么意义,我小时候倒是看过男生在街机厅打这款游戏,但我从来不是个游戏爱好者,我唯一喜欢的游戏是《马里奥兄弟》,我见过这款游戏,但我并不知道这个红衣女郎的意义,后来我去网上搜索,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们不停地说,这是一个大彩蛋,你要演那个红衣女郎,我说太好了,(小声)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布拉德和强森是一个非常棒的组合,参与他们的团队拍摄这样一部大片是什么感觉?


玛琳·阿克曼:他们很棒,他们合作好几部电影,已经很有默契了,这也是你反复和同样的人合作的原因,因为你想和你认识、信任的人合作,特别是这种演员和导演的默契关系,见到布拉德,我也有这种感觉,听到他谈论这部电影,我就知道他胸有成竹,我立刻就很信任他,这让人很有安全感,因为这并不是我熟悉的领域,所以我很需要导演的帮助,和他合作很愉快,而且他也是加拿大人,我从小在加拿大长大,所以非常谈得来,他和强森彼此了解,有助于影片的拍摄,打造一个良好的创作关系。


本文转载于:时光网,作者:Jami Philbrick、甄甏甏,原文地址:http://news.mtime.com/2018/04/16/1579786.html

分享是一种态度 一句中肯的评价可能改变一个行业 一次用心的分享可能改变他人的一生
你的态度和观点将让我们的行业更强大

匿名用户

按Ctrl+Enter发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