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火星网 > 经验频道 > 理论知识 > 基础 > 所有的剧本故事都离不开这10种结构!
  • 所有的剧本故事都离不开这10种结构!
  • 使用软件: After Effects 点击: 2114
  • 选择: \ \
  • 发布时间:2018-01-30
  •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剧本结构取决于编剧打算如何讲故事,真正的用起来,实际上很简单:你只需要知道你能把玩什么结构。



Cinefix讲过关于电影结构的课程,screencraft整理分享过,影视工业网会员Big Cats他翻译了这篇文章,向大家介绍适用于任何故事和题材的剧本结构,分享给大家。英文:https://screencraft.org/2018/01/16/10-screenplay-structures-that-screenwriters-can-use/


三幕式结构Three-Act Structure


虽然很多人对剧本结构都有很多想法,但当你将故事彻底分解后,会发现所有结构都具备开端、中端和结尾。这是自人类围篝火讲故事或者在石壁上创作洞穴壁画时就采用的结构:搜寻猎物(开端),对抗猎物(中段),以及打败猎物(结尾)。



三幕式结构是大多数影片所遵循的最基本、最纯粹的结构。有开端,有冲突,有解决方案。而四幕式结构,五幕式结构,电视剧采用的七幕式结构,以及其他许多结构都只是对三幕式结构的补充。


即便是采用了后面我们介绍的其他九种结构作为核心故事结构剧本,通常也可以分解成三幕剧,只不过是以不同的形式描述罢了。


当你选择采用基本的三幕式结构,那就是在向观众提供最容易理解的故事设计。


三幕剧每个场景都很重要,三幕剧每个场景直接影响到下一个,所有的故事都是自然进行的。首先是建立角色和他们的世界,随后是他们被迫面对或主动承担冲突,最后是解决之道,诸如《星球大战》、《亡命天涯》、《证人》、《夺宝奇兵》和《虎胆龙威》都是三幕式结构的完美范例。这些故事都呈现出开端、中段和结尾的三幕式结构,其中每个场景都不断朝着结局推进。


多重时间线结构Multiple TimelineStructure


这或许是剧本创作里最复杂的结构之一,这是混合多条时间线的故事。


影片诸如《党同伐异》、《珍爱泉源》以及《云图》,乃至《教父2》都采用了多重时间线结构。


大多数情况下,故事是融合在一起的,具有相同的主题、情感和信息,但在细节上又各不相同。一个故事的因果并不一定会对其他故事产生影响。故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共同的主题、情感和信息——除了制作选择之外,像让一个演员演绎不同的角色,在不同时间段采用相同的场地等等。


这种结构的神奇在于,它让观众觉得宇宙中所有生命都有某种联系。


如果你决定采取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连接《教父2》故事线的方式,每个故事本身都会具有更深层的含义。当我们看到麦可·柯里昂权力的崛起……以及他父亲力量更为微妙的崛起……



……我们开始认为这两个故事都是能独立成片的……



无论你是否将多重时间线故事关联在一起,这种结构都为编剧提供了一种超越传统叙事的方式。


链接结构Hyperlink Structure


就像在三幕式结构中发现的那样,线性故事展现出多米诺效应。一个多米诺倒下会导致另一个多米诺也倒下,一个接一个,直到找到解决办法。就像将故事从A讲到Z,从不错过之间任何一个字母点。


有些影片《木兰花》、《撞车》和《通天塔》看似是多重时间线结构,但每个分支故事都是链接在一起,像多条不同排的多米诺迂回前进,但最终通向相同的结局。所有故事的起因和影响最终促成了这一结局。


这类型故事让观众了解我们个人生活是如何相互联系的。我们所作所为或者不作为对其他人的生活会产生平行影响。


在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木兰花》里,八个角色分别有着各自的的故事,随着剧情发展,他们之间慢慢产生了联系。



链接故事的关键是,最终每个故事和角色都会影响其他故事和角色,如果移除某条故事线或角色,故事主线也会崩溃。这个结构难以掌握,即使是我们所提及的运用链接结构的影片也可能没办法达到完美的程度,但这种尝试会使读者或观众感到眼前一亮。这样的剧本更容易吸引读者,因为他们会想知道所有这些故事和角色是如何产生联系的。


Fabula/Syuzhet结构


虽然你可能未曾听闻过这类型故事结构,但是实际上在影片中是非常普遍的。《搏击俱乐部》、《美国丽人》、《好家伙》、《阿甘正传》、《夜访吸血鬼》和《公民凯恩》都是范例。


这个结构起源于俄国,来源于俄国形式主义的术语,运用于描绘叙事结构的叙事学。


Fabula是构成故事的素材,而syuzhet是叙述以及故事是如何组织的。


美国电影所采用的这种特定结构往往是先揭露结局,让观众探究故事是如何演变至此的。故事关乎历程,并把重点放在‘如何’而不是‘什么’上。



《公民凯恩》便是以主角的死亡为开场的,临终之时他喃喃自语着“玫瑰花蕾”,之后通过一名记者调查凯恩,他的一生经历才在倒叙中冉冉展开。


在该片中,fabula指按时间顺序发生的凯恩一生中的真实故事,而syuzhet则指故事的叙述方式。



《阿甘正传》以故事的尾声阿甘等候巴士为开场。从他和各个公共汽车站同伴交谈的情景,获悉他一生的故事fabula。故事的syuzhet出现在公交车站的场景和他的生活故事交织在一起。如果这个故事是三幕式结构的话,我们将会以小阿甘为开场,然后推进故事到他在公交站等车。这样的话,阿甘在公交站和其他人交谈的场景就不必要了,整体的旁白叙述也用不着。



《夜访吸血鬼》以吸血鬼路易斯接受马洛伊的采访开场。路易斯回顾他几百年前和他的制造者莱斯特在一起的吸血鬼生涯,这是故事的fabula,而采访场景代表syuzhet。故事的事件fabula本身独立于它的叙述syuzhet。


这是个经常用于真实故事的独特结构,但也很容易创造性地应用于虚构的故事。这种结构增添了一种叙述感,并借口否定了使用旁白,所以如果你觉得有必要在剧本中添加旁白,那么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在Fabula/Syuzhet结构中编写。


逆时顺序结构Reverse Chronological Structure


以逆时顺序讲述故事是电影中更原始的结构之一,这与Fabula/Syuzhet结构不同。虽然也是以结局或接近结局为开端,但并非是以顺时顺序排列的故事情节。在该结构中,剧本被分割成好多块,然后用从尾到头的顺序讲故事。



《记忆碎片》是该结构的典范。它巧妙地利用相反的场景顺序来打造独特的张力,令人急切地想知道角色的真实身份,他的行为是出于何种目的,以及故事中涉及的其他角色是否可以被信任。随着故事按逆时顺序展开,我们了解了更多,但同时更多问题也冒了出来。


故事的开场制造了剧情的张力、引起了观众的好奇心,使剧情显得错综复杂。如果你按顺时顺序观看该片,影片会缺少张力,剧情也不那么错综复杂吸引人。逆时顺序结构难以构建。它并非只是简单地将故事切成若干块,然后按逆时顺序讲述而已。


你仍然必须写出一个引人入胜的逆时顺序故事,留下各种谜题让观众、读者猜测解读,同时回答这些问题。


罗生门结构Rashomon Structure


这个结构来源于黑泽明的同名经典之作《罗生门》。它着眼于从不同的角度讲述相同的故事。这些故事往往能使用


Fabula/Syuzhet结构的元素,让一个角色在syuzhet里回忆事件,但这里的fabula是不同的,因为这是相同的故事从不用的人物视角进行讲述。



虽然故事本身是不变的,但被告知的方式是不同的。


这让观众记住一个故事总有许多面。这让你、让编剧在剧本中注入更多创造力和独创性。但要拿捏好这个技巧很难,因为对细节的关注必须接近完美,才能均匀地关联每个视角。每个视角都要把个人价值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同时展现一个具有同等价值和阴谋的总体故事。


环状结构Circular Structure


循环叙述通常是始于结尾和结于开端的故事。


这个结构再次使用了fabula/syuzhet结构。这里的Syuzhet更像是一个莫比乌斯环,就好像这个故事是一张单面平整的纸,中间被扭曲,首尾相接,形成一个圆圈。同时,fabula就像ouroborus象征——吞噬自己尾巴的龙。



时间旅行故事是最突出的循环结构叙事,以最直接的方式利用叙事的循环方面。



电影如《回到未来》、《十二猴子》和《环形使者》讲述主角穿梭回过去或到未来,影响过去或未来的自己或事件,通常是展示自相矛盾的开场和结局视觉画面,如相同场景、时刻、地点或它们的变体等。


非线性结构Non-Linear Structure


非线性影片比如《低俗小说》、《落水狗》、《安妮·霍尔》和《敦刻尔克》是通过来往过去未来时间段来讲述一个单独的故事。这类故事不是按顺时顺序呈现的,叙事也并非遵循三幕式结构那样的因果模式,或者通过平均故事情节。



非线性电影背后的概念是挑战我们认为我们记忆的方式——或者人物如何回想起他们曾经的经历。


《记忆碎片》往往会被归结为是非线性结构,但实际上是以逆时顺序来区分的,这仍然可以被看作是线性叙事。非线性故事在时间上非常跳跃,不是从A点到Z点或从Z点到A点,相反的,它可能是从A点到D点,然后跳到L点和M点只为了跳回B点和C点。


这对读者和观众都是挑战,他们必须能将特定场景和故事线连接起来。


实时结构Real-Time Structure


其他剧本是在一个不间断的时间流里讲故事,而不是像三幕式结构所呈现的那样,使用故事中最关键的部分来拼凑出一个剧本。因为角色所面对的任何冲突的因果关系都是实时呈现的。


影片诸如《十二怒汉》、《与安德烈共进晚餐》、《千钧一发》、《联航93》和《正午》都是实时结构的范例。


没有中断,没有时间跳跃,没有倒叙或者诸如此类的。故事没有出现中断,每个时刻都很重要,而尝试采用该结构的编剧必须理解这点。比如采用实时结构的电视剧《24小时》里,观众在重要的24小时内是看不到主角上卫生间这种废镜头的,因为时间都很重要。



这类型的剧本在这方面可能会很棘手,所以你通常必须找到驱动角色行动和动机的方式。“紧迫的时间”或许是最好的实现方式。


如果你观看《正午》,尤其是《千钧一发》,你会发现行动和戏剧转变都源于“紧迫的时间”。


影片《正午》里,小镇警长必须为宿敌找上门的那一刻提前做好准备。《千钧一发》里的父亲如果想再次见到女儿就必须按歹徒说的做,这时时间就开始倒数了。



如果选择运用实时结构讲故事,你必须遵循其规则,在角色生命中所选择的时刻任何一秒都不能被跳过。


这种结构的奇妙之处在于故事中的张力升级,并且如实传达这种张力感会更令人印象深刻。

 

梦的结构Oneiric Structure


梦的结构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用梦般的视觉效果来描绘电影故事,探索梦境、记忆和人类意识的结构。


对这种结构的巧妙使用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卡梅伦·克罗的《香草天空》。随着剧情的发展,真实世界和梦境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使我们无法分辨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梦境。



《生命之树》对这个结构的使用有过之而无不及。观看该片让你觉得你在透过含混模糊的记忆和梦境见证某人的生命。


这类影片往往由导演自行出品,很可能是因为将这类故事需要洞察力和远见,尤其是像泰伦斯·马利克的《生命之树》这类极端案例。

分享是一种态度 一句中肯的评价可能改变一个行业 一次用心的分享可能改变他人的一生
你的态度和观点将让我们的行业更强大

匿名用户

按Ctrl+Enter发送消息